柳下挥双眼一亮倒不好厚颜解释那明珠就指的自

分享到:
 而李鱼不怕人聪明,就怕人不够聪明。聪明人才会有很多想法,有很多想法的人,才会在他小神仙的光芒诱导下想入非非,柳下老爷既然是个聪明人,心思又不太安份,说服
 
柳下挥的把握便可以从预估的三成提高到五成以上了。
 
    :新书月初,诚求月票!
 
    清明时节好吟诗,为了庆祝上架,月盟举办清明吟诗大会,请大家上我微信公众号yueguanwlj上参加,有签名书哦!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
 
哦。
 
 第088章 驱狼斗虎
 
    第088章 驱狼斗虎
 
    李鱼在书房中只小坐片刻,一杯茶喝了不过半盏,柳下挥便笑吟吟地踱进来,向李鱼拱手笑道:“本官公务繁忙,劳小神仙久等了,失礼,失礼!”
 
    李鱼笑道:“大人客气了,贵府地处幽静,风景雅致。小可至贵府门前时,但见雀鹊欢鸣,今至府来,再饮香茗一杯,顿觉神情气爽,独自小坐亦觉怡情,无妨,无妨!”
 
    柳下挥老脸一红,心道:“这厮一张臭嘴,真比任怨还臭!”
 
    什么贵府地处幽静,说的好听,不就是说我的府邸位处偏远么。什么至我府门,见有雀鹊欢鸣,不就是说我府上罕有客至,门可罗雀么。这厮一张臭嘴,实在太损。
 
    不过,李鱼说的好听,柳下挥也不好较真儿,讪讪应和两声,分宾主坐了,丫环给自家老爷上了茶退下,柳下挥捧茶在手,轻咳道:“先生此来,却不知有何事指教?”
 
    李鱼欠身道:“指教不敢!在下只是有一事不明,所以登门求教。”
 
    柳下挥讶然道:“却不知先生何事不解?”
 
    李鱼皱了皱眉,道:“我记得当初受司马相邀,至贵府卜算前程。曾为司马卜得一卦,司马老爷可还记得?”
 
    柳下挥道:“当然记得。先生为我卜得一个水天需,守正待机的需卦。本官还记得先生所说的卦辞:明珠土埋日久深,无光无亮到如今,忽然大风吹土去,自然显露有重新。
 
 
    李鱼道:“这一卦是个异卦,上卦是坎,有险陷之意。下款是乾,有刚健之意。以刚逢险,观时待变,方得有成。司马老爷还记得?”
 
    柳下挥心里更糊涂了,连连点头道:“记得、记得,那又如何?”
 
    李鱼叹了口气,苦笑道:“现如今,就是大风吹土去,自然显露有重新的时候了,司马老爷为何安坐家中,浑然不觉?”
 
    柳下挥只听得目瞪口呆,完全不明白他究竟在说些什么。
 
    李鱼当初被人重金请去卜问前程,除了有宙轮为倚仗,对于邀请的人也是下过一番功夫的。就拿这柳下挥来说,他一邀请,李鱼就对他的情况做了了解,二把手、副职,有职
 
无权,正印官任怨还特别的强势。问题是,这个二把手论资历又丝毫不比正印官差,甚至还要强上一些。
 
    因此李鱼早早背下一卦,装模作样地掐算一番后,就送给了柳下挥。他故意选了个守正待机的水天需卦。告诉柳下挥,他是生不逢时,机运未至,只需稳健前行,不做冒失之
 
时,观时待变,必可迎来光明,前程一片锦绣。
 
    这一卦,没毛病!
 
    上卦是坎,正符合柳下挥前半生宦途的坎坷不顺。后半卦是乾,本是一个上上卦象,给了他一个渺茫的希望。李鱼说了,你得观时待变,稳健前行,终有一日会“守得云开见
 
月明”的,至于“终有一日”究竟是啥时候呢?反正不是一年以内!
 
    柳下老爷本就是这么做官的,得了李鱼的卦辞,就更是心安理得地混起了日子,如今让李鱼这一批评,柳下挥就有点茫然不解了。
 
    李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,扼腕道:“司马老爷,时机已经到了,大好前程,唾手可得,你怎么还茫然不知呢?”
 
    柳下挥讷讷地道:“这个……什么时机?本官愚钝,还请小神仙指点迷津。”
 
    李鱼道:“明珠土埋日久深,无光无亮到如今,忽然大风吹土去,自然显露有重新!这明珠是谁,这土又是谁?还有那大风,指的甚么?”
 
    柳下挥心思疾转:“这明珠自然是我,那土……压在老子头上,让老子不得再有高升机会的,除了任怨那厮还能有谁?至于这大风……”
 
    柳下挥双眼一亮,倒不好厚颜解释那明珠就指的自己,虽说那只是一个比喻,而是直问关键:“小神仙是说,那大风,指的就是眼下利州局面?”
 
    李鱼道:“不错!堂堂太守,吃屎驱魔,官仪尽丧,还好意思继续在此做官?”
 
    柳下挥看了看盏中的茶汤,金黄的,便放下了。
 
    李鱼又道:“太守焉何中魔,如果查起来,诸般丑事,只怕……”
 
    柳下挥道:“太守既然中了邪术,一切罪过,尽可推得干干净净。”
 
    李鱼微微一笑道:“司马以为,小可这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么?呵呵,凡事就怕一个细究啊!只要此事细究起来,除非任太守别无他样不干净的举动,否则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端起茶汤,轻轻吹了吹上边的茶沫儿,饮了一口,悠然道:“忽然大风吹土去,自然显露有重新啊!”
 
    柳下挥那颗蛰伏已久的心登时不安份地跳动起来。可是如今明摆着李鱼是为了佳人冲冠一怒,究竟是自己的机会到了,还是他想借自己的手向任怨施压?如果上当,给人当了
 
枪使,任太守扳不倒,自己依旧难操权柄,连悠闲日子也过不得了。
 
    刹那功夫,柳下挥心思百转,犹豫难决。
 
    李鱼抬起眼皮瞟了他一眼,淡淡地道:“不错!我与太守结怨,是为吉祥。但,若非窥得天仉,早就料定任太守气运已尽,司马以为,李鱼敢与之如此决绝吗?毕竟,财帛女
 
子,对你我而言,都是唾手可得之物,我会拿命去扛?”
 
    李鱼把茶杯轻轻一放,沉声道:“天予不取,反受其咎。司马若再犹豫不决,武都督那边就要动手了。”
 
    柳下挥一惊,道:“武都督也准备对付任怨?”
 
    李鱼莫测高深地一笑,道:“官场自古一条路,我不踩你,就得被你踩。武都督既与任太守已经失和,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。”
 
    柳下挥眸光一闪,道:“既有武都督出手,李郎君又何必舍近求远,找上本官?”
 
    李鱼叹了口气,道:“武都督已经要走的人了,我可是利州人,根在这里,走不掉啊。背靠大树好乘凉!利州一共三棵大树,武都督要挪窝,任太守已成死敌,我不抱你柳下
 
司马的大腿,又能投靠何人呢?这,就算是小可的投名状!”
 
    李鱼说罢,暗暗庆幸不已,幸亏有华姑这位小朋友啊,要不然武都督要迁调别处为官的事,我上哪儿知道去。
 
    “人生不满百,一味地韬光隐晦,何时能出头?天予不取,反受其咎!”柳下挥喃喃地咀嚼了一句,目光渐渐坚定起来,抬头看向李鱼:“先生,任怨气运,当真尽了?”
 
    李鱼道:“不然,我岂敢得罪他?就算得罪了他,也早逃了,又岂敢在此逍遥?”

欢迎转载88彩票网—88彩票网手机版登陆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88彩票网—88彩票网手机版登陆 » 柳下挥双眼一亮倒不好厚颜解释那明珠就指的自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