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巾拿了下来,朝着三人中最大的那个娃手中一

分享到:
 
    “大毛,看着弟弟,要拉屎了啊,喊我一声啊!”
 
    “我说,水金,你能别睡觉了吗?该去上工了!”
 
    这个粗犷的娘们的嗓音,就这样飘飘荡荡的传进了门外顾铮的耳朵里。
 
    噹噹噹..
 
    “谁啊!?这大清早的就过来了,水金去应应门啊!”
 
    “这臭娘们,你吵吵个啥,这不已经过来了吗?”骂骂咧咧的雷水金,吱呀一声,就打开了门。
 
    “嗯?怎么是你?”
 
    看着门口堆着笑,头发比现在的他还像是一个鸡窝的顾铮,站在自家门槛上的雷水金愣了:“你怎么知道我家住哪的?”
 
    这不是昨天刚来车行赁车的小子吗?他怎么找到自己的家门的?
 
    唉?对啊,昨天中午我不是派出去了顺子带着兄弟们去教教他这个新来的,加入这个车行必须遵守的规矩了吗?
 
    难道说这小子十分的上道,在上工的第一天就跑来先讨好一下他这个领头人了?
 
    “雷哥,还没吃早点?我给雷哥您带了点早点。早知道雷哥家这么多的人口,我刚进来胡同口的时候,就应该多买点了。”
 
    随着顾铮的开口,以及快要提溜到雷水金鼻子底下的油纸包的出现,门槛上的雷老大就觉得自己的猜测得到了确认。
 
    而他对顾铮这一十分上道的行为,也给予了高度的赞扬。
 
    “你小子不赖啊,有眼力,走,有什么事儿进屋说。”
 
    这就把大尾巴狼给让进来了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 
 77 威胁
 
    随着院门的打开,展现在顾铮眼前的就是一派鸡飞狗跳的场景。
 
    坑坑洼洼的石板院中,正蹲着一大一小两个男孩,拖着鼻涕,揉着眼屎的,还不忘记拿着小棍铲着缝隙中的泥土玩。
 
    至于那个大嗓门的嫂子,正一只手拎着一只最小的刚刚能站稳的娃子,另一只手将一块露着两个洞的打湿的毛巾,往那娃子的脸上呼噜了过去,这个清晨中的一抹,就是娃子一天中唯一的一次洗漱了。
 
    “水金,来人了啊?”有些不愉的婆娘,在看到了顾铮手中那个个头不小的油纸包之后,脸上瞬间又挂起了笑:“哎呀,这个大兄弟眼生啊,你们先进屋聊,我这就给你们乘米汤去。”
 
    “捞点稠的啊!别寡淡的和刷锅水一样!”
 
    “知道了!”婆娘将小娃脸上的手巾拿了下来,朝着三人中最大的那个娃手中一塞:“自己洗脸,顺便把你二弟也一并给收拾了!”随后就一扭身,进了还在冒着热气的灶台间。
 
    等到顾铮被雷水金领带的走进了厅堂的时候,他才发现,这个一室一厅的格局的房子,是很难得的砖瓦的结构,要比外边下暴雨,里边下小雨的窝棚区的条件,要好上十倍了。
 
    “坐,顾..兄弟,是吧。说吧,大清早的找我雷哥有啥事?只要不是太犯难的事,你雷哥我说帮就帮了。”
 
    被让上了厅内饭桌的顾铮,不慌不忙的将手中的油纸包放在了桌上,带着最友善的微笑就开了口:“雷哥,昨天顺子哥他们已经和我讲过‘规矩’了。”
 
    “我今天一大早的过来,就是想和你商量一下这件事,咱们那个规矩能不能通融一下,我最近急需钱用。”
 
    坐在顾铮旁边的雷水金一愣,旋即又笑了起来:“行啊,看在顾小弟这么上道又守礼的份上,我这儿的例钱就每个月减上两块铜元吧。以后你的份子钱就按照八块收了。”
 
    “还是有点多了,雷哥…”
 
 
    “雷哥,别激动啊,惊着外边的嫂子和几位大侄子就不好了,有什么话不是坐下好好说不能够解决的呢?您说是吧?雷哥?”
 
    坐在长条凳子上的顾铮,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般,依然用他那乱糟糟的头发对着雷水金的脸,笑的良善而温柔。
 
    仿佛他此时手中擎着的磨得颇为尖锐的铁签子,只不过是雷水金眼中所产生的幻觉一般。
 
    “别愣着啊,雷哥,坐下来吃根油条,你总看得到我的诚意吧?”

欢迎转载88彩票网—88彩票网手机版登陆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88彩票网—88彩票网手机版登陆 » 手巾拿了下来,朝着三人中最大的那个娃手中一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