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才那小子不会是拉了李穷酸的那一趟活计了吧

分享到:
  看着自家媳妇的身影彻底的消失在了院落中,雷水金刚才还煞白的脸,这才转了一点血色。
 
    这傻娘们,和那种煞神还能聊的这么欢实,真是蠢得可以。
 
    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雷水金给划归成了危险人物的顾铮,已经跑出了胡同,开始了他头一天的多姿多彩的黄包车之旅。
 
    顾铮所拉着的黄包车,所划出来的起始区域还算不错,在北平城的内城,算是相当繁华的地段了。
 
    根据各个车行的规矩,自要你这车跑起来了,就是拉倒哪算哪了,可是每天开张的第一笔生意,你要按照规矩,在你车行划出来的区域内趴活。
 
    原以为自己已经起了一个大早的顾铮,等赶到划片的区域的时候,才发现车行中的老人们,早已经过来了七八个。
 
    好巧不巧的,正是昨天堵过顾铮的那几位。
 
    那几个胆小怕事的同伙们,将被打的四六不知的顺子,往他们家里人手中一送,就立刻做了鸟兽散状,跑了个无影无踪。
 
    竟然没有一个人去主动的找雷水金通风报信,对于他们这些人物来说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在他们心底里,顾铮的危险程度,也不比雷水金要少多少了。
 
    而他们几个今天起了一个大早的原因,也十分的简单。
 
    就是想着,赶紧开上第一笔的张,离开自己车行的分属地,千万别和雷老大或顾铮这两个人当中的其中一位碰上。
 
    怕被讯问,也怕被寻仇,更怕被这两位凑到一起时的争执,给波及到喽。
 
    谁成想,来的一点不比他们晚的顾铮,一下子就将他们给堵到了个当场。
 
    “各位早啊,前辈们来得好早,值得我这个新手学习啊。”顾铮带着一丝羞赧的腼腆,将黄包车放下,就蹲在了这几位的对面,正正好,将对方逃跑的路线给堵住了。
 
    “呵呵呵..早..”
 
    如同鹌鹑一般的七个人,只是朝着彼此的方向又凑了一凑,团结成了一个紧密的团子。
 
    “一会要是来客人了,不知道我们这边的活计是怎么分派的啊?”
 
    还能怎么分派?谁最先来的谁拉走,这是行规好不好?
 
    可是颇为警惕的那七位还是呵呵的笑着,打死就是不开口。
 
    “车夫!来辆车!”
 
    还没等顾铮继续调戏下去呢,停放黄包车的车堆的外边,就想起了客人的声音。
 
    “各位前辈?你们看?”
 
    还没等顾铮将故作疑惑的话语说完呢,那七个葫芦娃又心有灵犀的上马回话了:“你去吧!赶紧去!这活是你的!”
 
    “可是这车行的规矩?”
 
    “谁蹲在最外边,距离客人最方便,就是谁的活计!”这回答,真是整齐划一了。
 
    “好嘞,那谢谢前辈了。”顾铮感谢的是情真意切,转过身来声音都清脆了几分:“来喽,让您久等了,先生打算去哪里啊?”
 
    “幼苗日报社!”
 
    “好嘞,您坐稳了,这就出发。”
 
    ‘骨噜噜..’
 
    直到顾铮的黄包车轮子的声音,彻底的消失了没影,蹲在最里窝的那七位,才长出了一口气,紧接着就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哇哈哈哈,哎,刚才那小子不会是拉了李穷酸的那一趟活计了吧?”
 
    “还能有跑?这大清早的就往报社那个方向跑的,不是李穷酸还有谁!”
 
    “哈哈哈哈!”
 
    这透着一股欢愉劲,再带上恶意满满的幸灾乐祸,让这场内还没开张的人,笑的腮帮子都酸了。
 
    到底是啥活,就能让这几位乐成这个德行呢?
 
    根据现在顾铮所跑起来的方向,以及在他的身后端坐的一板一眼的客人身上,也看不出什么来啊?
 
    幼苗日报社,就在内城靠里一点的位置,在报社扎堆的内西城中,并不算显眼。
 
    自己真是开门红。
 
 79 秀才遇到兵
 
    这样想的顾铮,脸上挂着的笑也实在了几分,他转身将车踏板打开,就开始了他对坐上人的张罗:“先生,幼苗日报社到了,承蒙惠顾。”
 
    “唔..”
 
    那个穿着灰长袍的客人,小心的用脚尖碾了碾脚踏,一个起身,就下了黄包车。
 
    他在顾铮面前将腰杆挺的笔直,抬眼忘了一下日报社的门口之后,才从怀中掏出来了一块挂着明晃晃金灿灿的链子的怀表。
 
    ‘啪嗒,咔嚓’
 

欢迎转载88彩票网—88彩票网手机版登陆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88彩票网—88彩票网手机版登陆 » 刚才那小子不会是拉了李穷酸的那一趟活计了吧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