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开锅的花的时候,就拿着笊篱将里边黑褐色

分享到:
  看着对面姑娘那情真意切的表情,顾铮回答的话语都自动的温柔了三分:“没事,你顾哥吃不了亏,那都是别人的血。溅的。”
 
    听到了这样的回答,对面的彩凤眼睛又亮了三分:“我就知道顾哥最厉害了,那,那没啥事,我,我就先出去了?”
 
    你那恋恋不舍的语气是怎么回事?要是有事,你还不打算走了是吧?
 
    ‘咕噜噜..’
 
    还在吐槽的顾铮,他的肚子却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。
 
    而原本已经麻溜的退到了门外的彩凤,那耳朵尖的,立马就将头又给转了回来。
 
    “咯呵呵,哥,你这是饿了吧?我下面给你吃啊!”
 
    “哎哎哎!”
 
    顾铮的阻止声在身后响了起来,可是这姑娘因为愉悦的跑动而晃起来的麻花辫,却早已经消失在了小院中那个窄门矮檐的共用灶台间了。
 
    算了,顾铮叹上一口气,先穿上衣服再说。
 
    转身回到了床边的顾铮,就拿起了放在床头板上,那摞被叠的四四方方的衣服堆。
 
    正上方赫然就是一条在开叉处补了两个补丁的大裤衩。
 
    缝补丁的人一看就是心灵手巧,为了防止缝补处的洞口磨裆,还把线头给反着缝的。
 
    细密的针脚,同色的补布,更是体现了干这个活计的人的心细。
 
    边想边穿戴整齐的顾铮,在心中不由的暗自赞叹了一句:如果抛开彩凤姑娘那的大大咧咧的性格不说,她这可真是一个过日子的好女人啊。
 
    ‘咕噜噜’
 
    还没等顾铮赞叹完,他那饥肠辘辘的肚皮,就被小院中开始慢慢充斥起来的香味,给勾的叫个不停了。
 
    这味道,做啥子嘞?
 
    怎么能这么香?
 
    蹲在灶台间将闷着的火星复燃的彩凤,擦着因为炎热而冒出来的圆亮亮的小汗珠,眼睛一错不错的盯着大口锅中咕嘟着的面条。
 
    在水汤间翻滚起第一个开锅的花的时候,就拿着笊篱将里边黑褐色的面条,给抄了起来。
 
    像他们这样的人家,自然是吃不起白面的,那灶锅后边的半口袋的地瓜面,还是顾铮前两天刚抬回来的呢。
 
    当顾大哥分给他们家两满碗的时候,彩凤家中的五口人,难得的汆了一锅稀溜溜的疙瘩汤。
 
 
    豁了一个小口的粗瓷碗,被一笊篱的面条给填了个满满当当。
 
    身量高挑的彩凤,一个起身,就从贴着墙边架设的杂物柜子顶上,够下来了一个封的严严实实的陶瓦罐,再从架子边上挂着的筷子篓中,抄出一双竹筷,这才小心翼翼的将陶瓷罐的小盖子打了开来。
 
    一种喷香鲜咸的属于豆酱的味道,飘散而出,让操作这一切的彩凤都忍不住的长吸了一口气,颤颤悠悠的就将筷子头给伸了进去。
 
    一夹一提,黏稠厚实的豆瓣酱,顺着筷子的提拉就这样被掏了出来,抹在了还在冒着热乎气的红薯面条之上。
 
    当彩凤将筷子上的酱料在面条上抹了下来时,咬咬牙,又小心翼翼的从罐子中添了一个拇指盖大小的豆酱。
 
    “这就差不多了!”做完了这一切的彩凤笑眯眯的自言自语道:“顾哥干的是体力活,多吃点咸的,有劲。”
 
    基本工作完成,剩下的就是锦上添花。巧手的彩凤,就将眼睛扫向了入门处的那堆菜蔬的方向,她从里边拖出来一条还算是水灵的黄瓜,在灶台边上的水台上仔仔细细的洗了几遍,就噹噹噹的在案板上剁了起来。
 
    一根根粗细均匀,细如发丝的黄瓜条,就这样的被码在了粗瓷碗的一侧,在彩凤临出门的时候,它的身旁还被挤进来了两条盐渍的辣萝卜干,一起颤颤巍巍的朝着房门外被端了出去。
 
    ‘咕噜噜.’
 
    “顾哥,饿大发了没?赶紧吃饭吧!也不知道对不对你的口味。”

欢迎转载88彩票网—88彩票网手机版登陆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88彩票网—88彩票网手机版登陆 » 一个开锅的花的时候,就拿着笊篱将里边黑褐色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